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歌

微信公众号:Jack-Xiaoshan

 
 
 
 
 

日志

 
 

唐骏造假事件的精神分析 转型中国社会心理分析(上)  

2010-07-08 01:09:44|  分类: 政治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洋西部大学新媒体传播学,精神分析电子工程学双料博士论文

绪论: 本课题研究意义

感谢祖国,感谢太平洋西部大学。 首先原谅我用一个这么长的一个标题来写一个著名“八卦”事件分析论文。八卦归八卦,但这个八卦不是普通的八卦,通过分析这个热点八卦事件,我们能深 刻的读懂在21世纪中国急剧转型的大环境下,千千万万的普通个人、带V名人的思维信仰以及局限条件下的个体选择过程。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事件中透露出的后 现代与现代性的本质冲突滥觞,以及深刻的民族与全球化、本土与西方殖民的文化博弈更值得每一个关心中国未来走向的人士仰望星空的沉思并记录下来。本论文的 意义在于补充新媒体学术界(尤其在社会化媒体领域)精神分析界理论多统计少或数据多分析少说得多做得少重材料少逻辑的北京共识,结合物理量子混沌理论建构 一种新范式来解构符号主义的谬误并避免以往的新闻逻辑实证主义的险隘视角(感谢清华大学教授汪晖)。 总之一句话,在微博读懂名人,在这里读懂中国,恭喜发财。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八卦事件分析,也以需要真实的材料为基础。若无特别声明,下文引述的材料全部来自网上,被引用的那些“嘉宾”拥有全部话语版 权,不代表本文的倾向。当然,文责自负。 再次感谢祖国,感谢感谢太平洋西部大学!

正文

第一章 复杂的精神分析博弈

7月1日,D过生日,著名科普作家,打假斗士@方舟子 开始在新浪微博揭露微软中国前总裁、盛大前总裁、新华都现任总裁博士学历造假、发明专利以及其他一些造假。@唐骏 一直未证明回应。直到昨天(7月6日)发了三条微博作回应。 第一条:“转发短信:‘社会几怪,警察怕流氓,商人当教授,打假自己先做假…’,哈哈!我不怕的,因为我不是警察”。(发自上午11点55。) 第二条:“今天和几个‘朋友’电话了,该说的都说了,该给看的都看了,感觉轻松了!明天就不 ‘朋友’了一概,要‘朋友’的今天快点…,我行我素明天。”(发自下午5点29。) 第三条:“第一,今后我的名片上会加印一个博士在名字后。第二,法律会让现在和今后那些捏造事实污陷他人者付出代价。第三,我还是我,什么都没改 变,一个我行我素明天开始你行我素的唐骏!…最近有点烦有点烦,好在明天就不烦了…!”(发自晚上8点44。) 读者朋友,谁这一辈子没有说过谎话呢。承认吧,我说过谎。稍微回忆一下你掩饰谎言时的心理过程,将心比心。如果你还没特别麻木,你会对唐骏博士的慌 张、无助、侥幸、故作轻松的痛苦感同身受。 让我们来一条一条来解剖分析。 第一条。注意,这条是在方舟子质疑其造假后的五天才发出的。这一条并不是仓促应激反应。 总得来看,“转发短信”和“哈哈”显示故作轻松,以“并不在乎”的姿态亮相。但是其实暗藏锋芒: 1. “警察怕流氓”,暗示揭他的人是流氓,而自己是正义的一方,以取得制高点。 2. “打假先做假”很致命,犹如法庭辩论里的常用手法,以质疑证人的诚实来否决证人的证言。 3.  “我不怕”鼓足勇气,继续表明自己的绝对正义,正义干嘛要怕流氓。但是短短的一条微博里出现两个“怕”字,可能透露出唐博士的内心真正的恐惧。试想,如果 没恐惧,根本就不会涉及“怕”与“不怕”这个主题,说不怕其实是掩饰自己的怕。(注释1。参见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关于潜意识的探讨。) 4. “因为我不是警察”这句相当的“公关”。转发的这条短信的内容试图引入一个大家都熟知的社会弊病,来表明自己也是痛恨这种弊病的,警察和流氓在公众印象中 都是不好的角色,但是警察相对来说比流氓的正义形象还是稍强一点,表明“我不是警察”使自己处于一个比“弱正义”更正义的位置。 第二条。这一条表面是说,已经接受了记者“朋友”们的采访,给了他们证据材料,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自己将不再纠缠这个小问题了。 但请读者朋友们,继续将心比心。一个品行良好的青年导师处在公众形象即将崩溃的边缘,是多么的尴尬和无助。潜意识分析再次成为分析文本背后深藏的人性本质 的犀利工具。(注释2。再次参见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关于潜意识的探讨。) 1. 把嗅觉灵敏以挖八卦,现名人丑态为职业的记者比作“朋友”,潜意识是拉记者朋友的关系,祈求记者们放过自己——他当然知道记者们的厉害,因为自己就是通过 记者“朋友”捧现在大众面前的(唐博士在CCAV亮相过多次。)?可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记者没有朋友,只有八卦(另一个说法是新闻真相——CCAV如此 自称),唐博士深知这一点,所以不自信的在朋友两字上加上引号,比表明自己的诚实。 2.  “感觉轻松了”这几个字让人心酸:这些天,唐博士是多么纠结,多么痛苦的过来的啊。在电影里,一个千方百计掩盖自己罪行的人终于下定决心向法庭“自首” 后,就是这个轻松的心态。 3. 但是随后的“明天就不 ‘朋友’了一概,要‘朋友’的今天快点…,我行我素明天。”又马上显示,唐博士并不想完全向法庭(道德法庭)自首,还想负隅顽抗,想完全以一种耍赖的方式 (不理你们了,“我行我素”)来结束这次痛苦的体验。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句话里的词语顺序非常错乱(状语不合理的后置)——“就不‘朋友’了一概”、 “我行我素明天。”一方面解释为唐博士极力想要表现轻松,酷的心态。另一方面却也表明偷偷的(学一下状语后置的用法呵呵),唐博士的心理状态确实比较错 乱,矛盾。 BTW,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个时候的精神状态最让人担心,以往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杀人,防火,跳楼,自残都有可能,以对抗或者逃 避现实的压力。 第三条。这一条表明,接受了CCAV等记者采访后,唐博士获得了一个阶段性心理轻松,心存侥幸(自己也知道这是侥幸心理)。要骗到公众,必须先能够 骗到自己。但是这个时候,唐博士只能假装自己骗到了自己。 1. “加印博士”云云表明要破罐子破摔,意思上,反正我已经退了一步承认了自己不是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而是一个不入流的大学的博士(注意,唐这时还没承认这 个大 学士个野鸡大学,博士文凭是买来的,而是退一步骗自己“毕竟还是博士”),因而不妨摆出战斗的姿态,进一步加印一个博士名称在名片上。 2. “法律会让现在和今后那些捏造事实污陷他人者付出代价 ”这一句极为精彩。一方面这句是破罐子破摔心理的继续,表明我要战斗;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极为“心虚”(原谅我没有用一个更好的学术词语,感谢祖国。) 网友可儿COCO的微博对这段的分析极为恰当。“法律会让现在和今 后那些捏 造事实污陷他人者付出代价”在这最关键的句子使用了第三人称,而不是直接说“诬陷我”,就是谎言的一种形式。“撒谎者往往较少使用第一人称(比如代词 “我”),较多使用第三人称(比如“他”和“他们”)。这可能是撒谎者让自己和谎言保持距离的下意识手段。”(注释3。引自可儿coco的微博,http://t.sina.com.cn/1644446977/3f4dYVxxWW ,感谢汪晖老师。) 3. “我还是我,什么都没改变,一个我行我素明天开始你行我素的唐骏”表明唐博士急于摆脱现在这种“横空出世的困境”、恢复到之前阳光明媚的时光。一个典型的 阿Q精神胜利法案例。 4.  “…最近有点烦有点烦,好在明天就不烦了…!”这句本质上是前面祈求脱困的继续。但请注意,他用了一句最近有点烦的著名歌词。联想到唐博士曾说自己是懂音 乐电脑高手,并且在央视秀了一次歌喉,我们容易知道,此人极爱自己面子,对要破罐子破摔这个心理选择极不情愿。 有些爱面子,虚荣心极强的死刑犯在临死之前 也要夸张表现一番,或表现自己的坚强,或变现自己的大度和无所谓,或表现自己的睿智……完全不符合理性选择理论——死到临头了表现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呢—— 发出这样疑问的观众没有理解人格中的“性格惯性”(原谅我用了一个非物理非心理学的生造术语,感谢太平洋西部大学)、人性中深刻的不由自主,以及弱势国家 中普遍存在被殖民心态(感谢汪晖老师,感谢柴ling姐妹)。

小结

通过对当事人唐骏博士三条微博的文本分析,以精神分析博弈模型解构了一个“可怜”的量子纠缠状态(从人道的角度看,唐博士确实是可怜的)。特别的, 通过比较时序性文本,我们跟踪了一个深藏于表现之下的心理转换发展过程,更为深入的理解了心理补偿机制、、解脱出口机制(俗称阿Q精神胜利法)、形象一致 性机制(社会学里也叫“戈夫曼印象理论”)、角色重新定位机制(俗称破罐子破摔)等等之间精神量子跃迁理论,指出了从量子混沌状态到精神有序性的规范理论 发展进路,填补了中国精神分析的空白(感谢党感谢国家)。 下一章将以文本统计分析的范式,建构当下中国社会经济政治转型过程中,社会心理状态分布的统计模型(定性与定量结合,感谢国家统计局)。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