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歌

微信公众号:Jack-Xiaoshan

 
 
 
 
 

日志

 
 

善意的假新闻也是一种恶  

2010-04-14 21:2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注:这是一篇大概写于07年末08年初的文章,今天在微博上很过火的骂一个人造假,骂另外一个新闻部主任容忍造假,骂过之后感觉还是不爽,找出来以前写过的文章看看。发现以前我对这种造假太客气了,现在我认为:如果新闻造假被证实,并且产生了大的影响,我支持起诉造假者,不管他是否披着“民主”或是“异议人士”的外衣。唯有这样,才能让真实彰显,让人们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竭尽一切努力,以确保新闻的真实、全面、客观、公正。”这是新闻媒体的基本理念,近来一些虚假新闻的广为传播,警 示我们,真实作为一种独立的价值,要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生根,还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纸包子”不是孤立事件

2006年7月19日,《信息时报》报道了一则悚然听闻的“新闻”:广州市面上出现注水西瓜。在许多媒体竞相转载后,调查发现,这是一则假新闻!然而,直 到2007年8月,上网搜索“注水西瓜”还可以看到,大量的网站(包括bbs、blog、贴吧)还在继续传播这条假新闻。相比“注水西瓜”的源头媒体,你 抄我我抄你的网络媒体转更缺乏一个更正说明机制。 2007年7月8日,北京电视台爆出,朝阳区一无照食品摊点加工“纸箱馅包子”。这个“新闻”更加具有戏剧 效果,各个媒体迅速转载。7月18日,北京电视台做出道歉,宣布此“新闻”为假新闻。这个明显不合情理报道却并没有引起受众怀疑,在假新闻的面貌被揭露之前,很多人兴致高昂绘声绘色地传播这条消息。大家在传播这则“新闻”的时候,往往 还加以改编,让这则“新闻”显得更加可信。还有一部分人在假新闻的被揭露之后,依然怀疑“纸馅包子”事件是一个“阴谋”。 2007年7月17日,一篇名为《我所见过的最没人性的事情!后妈毒打6岁继女,治疗现场千人哭成一片!!!》的帖子出现在新浪网的论坛上,在这篇帖子 里,他详细描述了在电视台节目中看到的“丁香小慧”的伤情。“血”、“吐血”、“喷血”等字眼不断地冲击网民眼球。此后几天数十家报纸和网站转载和报道了 所谓“六岁女孩被后母毒打”事件。愤怒的网友纷纷指责“这样的后妈简直禽兽不如”,还有网友发出网络通缉令来通缉恶毒后妈。后来,鄱阳警方介入调查后母虐 待问题,并于7月23号公布调查结果,认定后母陈彩诗没有虐待丁香小慧。丁香小慧的伤是多种疾病所致。这时,已经投入感情(愤怒或同情)的观众和网民发 现,他们又被骗了! 庆幸的是,小慧的病情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关注。截止到7月24号,江西省慈善总会已经收到各界捐款6万多元,这些捐款将用作小慧的治疗费用。但是,这不能不 让人感到讽刺和难堪——是谣言让小慧获得了更多的生存机会。 与以前两则假新闻不同的是,这则假消息首先是从网上发出的。 现在网络成为新闻传播最方便的地方,同时也成为谣言流传最方便的地方。这几年,假新闻层出不穷,每年甚至有“十大假新闻”的评选。 为什么谣言在中国如此容易变成“新闻”?为什么我们的公众如此容易受骗,有时简直就是愿意去受骗?在上面的三个假新闻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假新闻的制作 者都利用了人们的善良愿望。人们在善良愿望下义务的帮他们传播流传甚至加工(让假新闻更可信)这些假新闻.

公众无意识“合谋”的作假

从孔子编《春秋》开始,“新闻事件”就开始为“意识形态”的“大义”服务了。对孔子来说,“事实”是为更重要的“大义”做工具的,它本身的真实性不再是重 要诉求,至少不是第一重要的诉求了。 后来的那些古代“记者们”延续着孔子留下的记事习惯,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怀着崇高的道德诉求,要求真实性为这些道德诉求而让步。他们不吝往好人身上添加或夸 大一些美好的东西,也不吝在坏人身上添加或夸大一些丑恶的东西。因为这样做可以让人们得到一个脸谱化的、前后一致的道德景象。一朝又一代,我们有了一个又 一个让“记者”和“读者”都满意的故事和人物。我们有了“卧冰求鲤”,“割肉事母”的故事,有了青天包拯,奸雄曹操,黑脸张飞等等这些脸谱化的人物。人们 并不去深究他们的真实性。人们一代又一代传播着这些现在看来非常可疑的故事。在人们传播这些故事的时候,内心并没有感到不安。 二十世纪,我们依然有许多作者与读者相互合作、制造传播的虚假故事。稍微不同的是,现在我们需要在各种场合下,煞费苦心的论证这些故事的合理性——如论证 亩产万斤的合理性。即使有时候会出现一些质疑,但这些质疑很快就“被消失”了。实际上,人们很少有真正动力去怀疑他们的真实性,从上到下,似乎我们内心里 都需要这些故事。因为它们与我们的价值观系统相符合。在这个系统中,真实不是排在第一位的。 再到最近,各种各样的谣言,经过大众疯狂的复制改造而变成“新闻”。在制造这些“新闻”的过程中,制作者、改编者和传播者迎合着当代公众的流行心理,比如 仇富、仇腐、仇日本、仇美国……这些假新闻与古代的“卧冰求鲤”、“割肉事母”在本质上是多么的相似。

假新闻流传的“土壤”

从近来几个假新闻事件可以看到,假新闻的广泛流传有着多么深厚的“土壤”。 谴责假新闻制作者很容易,我们可以谴责不良的记者编导们为了私利而造假,也可以谴责那些网络谣言的制作者居心叵测。可是,为什么这些善意的谎言能够广泛传 播?公众的对真实与虚假的判别力难道如此之弱吗? 谎言在广泛流传之前,它只是一个谎言。但是当它被人们广泛的有意无意的改编复制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新闻”。让我们看看假新闻的受众心理吧。 有时候,面对某些明显的“假新闻”,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内心隐蔽的心理期待却促使自己“宁愿相信”那是真的——因为相信它(是真的)就与自己对现状的评价 相一致,就能表明自己对现状评价的是正确的。在广州“注水西瓜事件”中,市民对食品卫生状况持批评态度,虽然很多人对 “注水西瓜”不无怀疑,但是内心倾向于压抑这怀疑,这样就“无意识”的做了这则假新闻的传声筒,甚至是放大器——加入一些想像的细节,让自己更加相信那个 新闻。最近北京的“纸包子”事件与广州“西瓜注水”事件也是一样。宁愿相信谎言的人们往往这么想:“你看,是吧,比我想像的还要严重”,“又一次证明政府监管的无能”。另外,对“纸包子”制作的新奇感也是吸引他们义务传播 这则假新闻的动力。 仔细观察这些假新闻的改编、流传过程,可以看到,假新闻被原创者散布以后,就变成了大众的“集体创作”,假新闻在这种“集体创作”中越来越丰满,越来越能 自圆其说,越来越像一个真实的故事,哪怕它们当初是多么不符合逻辑和常识。 “后母虐女”事件与“西瓜注水”、“纸包子”事件有些不同。它的广泛流传具有以下几个“无意识”的特征。第一,这里的后母符合了千百年社会心理中的后母形 象。第二,一些愚蠢、丑陋、阴暗的事件话题总能引起许多人的关注,通过这些话题可以找到自己谴责的对象(后母),在谴责中显示自己的道德或智力上的优越。 第三,“后母虐女”让很多人的同情心在媒体上、网络上得到了廉价的宣泄。说它廉价,是因为用语言显示同情心是最不费力的,而用其他方式显示同情心付出成本 大一些。 善意的假新闻,检验着社会文化对“真实”这个重要价值的渴求程度。现在看来,小心的求真(求证)在我们的社会思维中依然没有占据最重要的地位。

结语

无论是权利意志下有意识的作假,还是公众美好愿望下无意识的作假,它们都是对真实的伤害。尤其我们需要警惕后一种作假,因为我们容易原谅后一种作假,而原 谅后一种作假必将纵容前一种作假。 也许,有人说,指责公众对传播假新闻负有责任过于苛刻,因为公众的本意是希望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是的,总结近几年的假新闻,许多假新闻背后都藏着良好 愿望:希望这个社会变得更加文明和道德(如“后母虐女事件”),同情弱势群体(如“女大学生捡剩馒头充饥事件”),希望我们的社会更加公正(如 “富人买辆宝马砸着玩”),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自强(如众多的与仇日相关的假新闻),呼唤无私奉献的高尚人格(如《钱被风刮跑以后》)等等。 但是,不应该让激情淹没我们对真实的追求。我们需要克服夸大善行也夸大恶行的思维习惯。对善丝毫的夸张,必将损害这种善;对恶丝毫的夸张,必将助长那种 恶。真实作为一种独立的价值,是一种最优先的“善”,它是检验一切其他“善”的标准。当我们内心悄悄的原谅如“女大学生捡剩馒头充饥”这类假新闻的时候,我们就正在伤害那些真实的受难者。当我们因为对 高尚人格的渴望而违背真实去树立某些“模范”和“榜样”的时候,我们就正在伤害那些真正的高尚人格。 我们不应该容忍假新闻的存在,因为它让真实蒙冤,它伤害了我们社会的良心,让整个社会变得虚假而麻木。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