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歌

微信公众号:Jack-Xiaoshan

 
 
 
 
 
 
 
 

方励之:重访卡普里

2015-8-6 9:29:10 阅读146 评论0 62015/08 Aug6

卡普里是那不勒斯海湾中的一个小岛。在意大利人心目中的卡普里,也许就像中国人心目中的世外桃源,自然、幽静、没有尘世的污染。

我两次访问过卡普里,一次是1983年,一次是1987年。1983年的初访,目的纯粹是旅游。那次观光,原本只限于那不勒斯。两天里我们几乎走遍了整个那不勒斯的名胜。从那不勒斯王国时代的宫廷、歌剧院,到托马斯·阿奎那撰著的《神学大全》的修道院,到威苏维火山脚下的废城庞培……许多人就此尽了兴,决定结束旅游,返回罗马。但一些人执意再去卡普里。我就属于后者。当时我之所以这样选择,可能是下意识地感到精神需要平衡。因为看了许多的具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东西之后,不免令人紧张,哪怕那些东西都只是古代纷争的遗迹。为了寻求紧张之后的松弛,我们来到了卡普里。

卡普里的气氛,的确完全不同了,虽然它距那不勒斯港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船程。这里没有黑黑如血迹的古堡,没有太大太沉重的十字架,没有庞培的疯狂的淫逸,没有总是俯视你的刀剑出鞘的英雄雕像。这里只有风、水和阳光。只有阳光之下的彩色的帆,静静的,似动不动。一切声响都隐退了,甚至游客也不再多说,似乎不忍用任何声音去打扰这透明的空气。只有浪的节拍和着远处的歌。隔海隐约可见的一片红房绿树,就是苏莲托,就是《我的太阳》、《桑塔露齐亚》的故乡。

1987年再访卡普里,并不是为了寻求平衡。虽然,按时间说,这也恰是在太多的意识形态“观光”之后,而且是当代的意识形态“观光”。我们来到卡普里,是为了天文学。原来,卡普里岛上有一个很小的天文台,是研究太阳的,因为这里的太阳更明亮,也更容易看清它的明亮中的黑斑。天文台属于德

作者  | 2015-8-6 9:29:10 | 阅读(1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罗素:支配着我的一生的三种激情

2015-7-19 23:16:28 阅读124 评论0 192015/07 July19

三种单纯然而极其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那就是对于爱情的渴望,对于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这些激情犹如狂风,把我伸展到绝望边缘的深深的苦海上东抛西掷,使我的生活没有定向。

我追求爱情,首先因为它叫我销魂。爱情使人销魂的魅力使我常常乐意为了几小时这样的快乐而牺牲生活中的其他一切。我追求爱情,又因为它减轻孤独感--那种一个颤抖的灵魂望着世界边缘之外冰

冷而无生命的无底深渊时所感到的可怕的孤独。  

我追求爱情,还因为爱的结合使我在一种神秘的缩影中提前看到了圣者和诗人曾经想像过的天堂。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尽管人的生活似乎还不配享有它,但它毕竟是我终于找到的东西。

我以同样的热情追求知识,我想理解人类的心灵,我想了解星辰为何灿烂,我还试图弄懂毕达哥拉斯学说的力量,是这种力量使我在无常之上高踞主宰地位。我在这方面略有成就,但不多。

爱情和知识只要存在,总是向上导往天堂。但是,怜悯又总是把我带回人间。痛苦的呼喊在我心中反响回荡,孩子们受饥荒煎熬,无辜者被压迫者折磨,孤弱无助的老人在自己的儿子眼中变成可恶的累

赘,以及世上触目皆是的孤独、贫困和痈苦--这些都是对人类应该过的生活的嘲弄。我渴望能减少罪恶,可我做不到,于是我感到痛苦。

这就是我的一生。我觉得这一生是值得活的,如果真有可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欣然再重活—次。

欢迎与我交流,微信号:mozhess

长按图片,选二维码识别,关注八部半

作者  | 2015-7-19 23:16:28 | 阅读(1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村上春树:高墙与鸡蛋

2015-7-15 17:43:29 阅读131 评论0 152015/07 July15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

——村上春树

我作为一个小说家,换句话说,作为以巧妙说谎为职业的人来到这里、来到耶路撒冷市。

当然,说谎的不都是小说家。诸位知道,政治家屡屡说谎,外交官和军人说谎,二手车推销员和肉铺和建筑业者也说谎。但小说家说谎和他们说谎的不同之处在于:小说家说谎不受道义上的谴责。莫如说谎说得越大越高明,小说家越能得到人们的赞赏和好评。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小说家能够通过巧妙说谎、通过栩栩如生的虚构而将真相拽到另一场所投以另一光照。以其固有的形式捕捉真相并予以准确描述在许多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惟其如此,我们才要把真相引诱出来移去虚构地带,通过将其置换为虚构形式来抓住真相的尾巴。但为此必须首先在自己心底明确真相的所在,这是巧妙说谎所需要的重要资格。

可是今天我不准备说谎,打算尽可能说实话。一年之中我也有几天不说谎,今天恰好是其中的一天。

实话实说好了。关于此次来以色列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不少人劝我最好拒绝。甚至警告说如果前来,将开展不买我的书的运动。无须说,理由在于加沙地区的激战。迄今为止,已不止一千人在被封锁的城区丧生,据联合国报告,大多数是儿童、老人等手无寸铁的平民。

接到获奖通知以来,我本人也一再自问:这种时候来以色列接受文学奖果真是妥当的行为吗?不会给人以支持作为纷争当事者一方、拥有占绝对优势的军事力量并积极行使的国家及其方针的印象吗?那当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不认可任何战争,不支持任何国家。同时,自不待言,我的书在书店被人拒买也不是我所希求的。

作者  | 2015-7-15 17:43:29 | 阅读(1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本文是林青霞为尔冬升最新电影《我是路人甲》写的观后感。不得不说,为《我是路人甲》写影评的林青霞和梁朝伟的文字都非常真切优美。以下是全文。

数年前在施南生家聊天,听尔导演说想拍一部以群众演员为题材的电影。因为他要重拍《三少爷的剑》,到大陆横店看了几趟场景,见到许多群众演员在片场,和他们聊起来,有感于他们对于演戏和追求梦想的执着,令他非常感动而触发了拍这部戏的灵感。照理说这些演员和这种题材很难有市场,他却肯大胆的尝试,花心思为他们提供演出机会。我当时虽然没有说话,心中对他却是敬佩的。

  

尔冬升二十六岁那年,刚刚离开邵氏电影公司,到台湾跟我合演两部戏,一部古装武侠片《午夜兰花》、一部诙谐喜剧片《七只狐狸》,那时候大家轧戏轧得头昏眼花,古装戏拍到天亮,脱下头套就坐上我的小白车赶下一场时装片。三十多年了,还清晰记得那个画面,在《七只狐狸》的外景场地,他跟我说,他想做导演,自己写剧本,到时候请我主演。我当时怀疑,他那么早出道,十九岁拍的第一部戏《三少爷的剑》就成名了,没念过什么书,怎么会写剧本和做导演呢?事实证明,多年后他编导的第一部戏《癫佬正传》口碑大好,《新不了情》又卖得满堂红。这会儿说着说着《我是路人甲》也拍成了。在他身上证实了"有梦想就要去追求,有追求才有成功的机会"。

  

回想过去的演戏生涯,还真没有注意到那些群众演员呢(那时候叫临时演员)。围在我们身边的多数是化妆师、服装阿姨,要不就是导演说戏、演员对戏、灯光师打灯、摄影师运镜,真的很少有时间跟群众演员谈话,更体会不到他们的艰难。看了尔冬升执导的《我是路

作者  | 2015-7-9 23:32:20 | 阅读(10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以喜剧开始,以悲剧结束——献给股票梦破灭的人

2015-7-8 7:24:13 阅读148 评论0 82015/07 July8

我们每个人总是以喜剧开始(出生是一件大喜事),以悲剧结束(死亡,葬礼)。大部分中国股民一年来大概也经历了这种跌宕起伏。

下面这个故事(股市)希望能带给你好心情。

某对情侣交往三年了,三年间风风雨雨、分分合合,既有无比的幸福也有绝望的悲伤。

这一天,男人约女人老地方见面。老地方就是(救市)他们当初见面的地方,也是他们经常一起眺望远方、憧憬人生的地方——山顶上最高的悬崖。

与平常不同,今天男人比以往更加帅气,最重要的是他还骑着一匹白色骏马。

男人骑着马来到了悬崖边,回头对着心爱的女人说:

“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能不能嫁给我,如果你不嫁给我,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女人感动了。

她对这男人大喊一声:

“嫁……”

……

……

……

?

白马“嗷”的一声从悬崖上冲了下去。

欢迎与我交流,微信号:mozhess

长按图片,选二维码识别,关注八部半

作者  | 2015-7-8 7:24:13 | 阅读(1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如何在股市里赚钱(2): 震荡期的股票分析

2015-7-4 23:57:08 阅读106 评论0 42015/07 July4

从长期看,大部分国内的股票都是垃圾股,没有任何购买的价值。国内股市救市是一个赌场,但这个赌场并不是一个纯概率性赌场,而是个有规律可循的赌场,所以,聪明人为了让生活不那么无聊,可以在这个赌场里找点刺激。

上篇分析了正常期股票的变动趋势就是股价会自然上涨。这篇我们来分析恐慌震荡期股价的变动趋势。

目前我们国内的股市正处于恐慌震荡期,这篇文章正是由此而生。在恐慌期的初期,我们可以看到,股票的交易量和股价都急剧下降,这是什么原因呢?从下图分析可以理解。

股票的供给者知道,这么高的股价不再能够维持,于是扩大供给,供给曲线向下移动,从S0下移到S1,而购买者也认为股价过高,需求曲线也向下移动,从D0移动到D1,新的均衡价格从P0变到P1,交易量从Q0变到Q1.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股价和交易量都降低了。

从上篇文章,我们知道,股票的新持有者总是比老持有者对股价更加乐观——否则就不会从老持有者手上购买股票。虽然,这种乐观可能是盲目乐观,是对形势的错误估计。

由于这种乐观性,供给曲线会“自然”往上移动,移动的幅度取决于新老持有者的力量对比。——在恐慌期,尤其需要我们在阅读股票的时候非常重视换手率,通过换手率,我们可以了解这支股票的老新力量对比。

从图上看,由于新的持有者更乐观,供给曲线S1自然向上移动变成S2.如果需求曲线保持不变,股价将自然升高从P1变到P2,但是交易量减少从Q1变到Q2。所以,当我们发现股价升高,但是交易量减少的时候,我们不能盲目的判断这是庄家在控盘。从上面的分析可知,其实这种状态是一种不稳定的暂时状态——因为我们假定需求曲线并没有变动。

作者  | 2015-7-4 23:57:08 | 阅读(10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奥巴马:美国的胜利

2015-6-27 9:57:31 阅读125 评论0 272015/06 June27

美国最高法院周五以五票支持、四票反对裁定同性婚姻合法。此举意味着美国同性恋运动取得了历史性胜利。

美国总统奥巴马随即表示,同性婚姻在全美50州都合法,是美国同性恋人群为基本公民权奋斗的一大胜利。奥巴马还特别致电捍卫同性婚姻运动的领导人说,“我以你们为荣”。

在此之前,美国只有36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周五的判决,等于宣告其它多个位于南部及中部的14州、禁止同性婚姻的禁令必须解除。

奥巴马是美国首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总统。在美国最高法院周五判定同性伴侣婚姻在全美50州都合法之后,奥巴马在白宫发表谈话指出,婚姻是基本人权,不该有差别对待,在美国这片土地上,不论他们是谁、他们爱谁,都应该受到公平对待,只有所有美国人都享有平等权利,我们才是自由的。奥巴马说,“同志”族群长期以来为基本公民权奋战,最高法院的判决对他们来说是一大胜利。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在推特上称赞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感到自豪。

欢迎与我交流,微信号:mozhess

长按图片,选二维码识别,关注八部半

作者  | 2015-6-27 9:57:31 | 阅读(1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刘瑜:“当权者不听你的时候,你放弃了说理”

2015-6-24 19:35:59 阅读103 评论0 242015/06 June24

按上面蓝字关注我。

刘瑜小传

出生于1975年12月的刘瑜是个真正的美女,祖籍江西省鄱阳县。2006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2007年至2010年在剑桥大学任讲师,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身兼学者,作家,诗人。2009,所著《民主的细节》被《南方周末》、《新京报》、新浪网等媒体评为年度图书。

很多知识分子一遇到社会危机、经济危机,就立刻想到“强权拯救世界”,认为只有依附权力才能把问题解决。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悲哀。知识分子真正的悲哀不是你说理的时候当权者不听你的,而是当当权者不听你的时候,你放弃了说理。我觉得这是最悲哀的地方。

上周日,雷颐老师《孤寂百年》新书沙龙,邀请到了刘瑜老师对谈,及与读者互动。做成这次活动,本身挺难得吧,背后的,就不多说了。以下为我们精选的沙龙实录,第一部分为刘瑜老师主讲,第二部分为互动,和大家分享。 

| part 1 |

1.

百年前的很多见识,比现在要高明

谢谢理想国和雷老师的邀请。我对民末清初和民国的历史很不了解,我只是以雷老师粉丝的身份来打酱油的。

刚才雷老师反复提到这本书里的很多人物与我相关,因为其中很多是哥大、哈佛、英国的留学生,而我又在哥大、哈佛和英国待过。我就想,如果这么攀亲戚的话,连奥巴马都是我的师兄。他曾经在本科的时候转学到哥大,应该说是我的师兄,而且是“亲师兄”,因为他当初也是政治学系的。所以如果大家有什么事情要找奥巴马,可以给我打电话。

关于《孤寂百年》这本书,我

作者  | 2015-6-24 19:35:59 | 阅读(10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杯酒人生》:其实我是一个作家

2015-6-17 22:02:11 阅读70 评论0 172015/06 June17

按上面蓝字关注八部半

《杯酒人生》(Sideways)获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 (2005) 最佳改变剧本。

重温《杯酒人生》,重温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情趣和节奏。

关键词:奋斗,苦逼,幽默,笑中带泪。

最幽默的一段如下

作者微信号:mozhess 欢迎加我。

长按图片选二维码识别,关注八部半

作者  | 2015-6-17 22:02:11 | 阅读(7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习得性无助与社会变革

2015-6-15 20:02:52 阅读158 评论0 152015/06 June15

按上面蓝字关注八部半

1967年,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作了一项经典实验,起初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电击狗,狗到处乱窜试图逃脱但无济于事。最后,把笼门打开,听到蜂音器响声的狗不但不逃而是不等电击出现就先倒在地开始呻吟和颤抖。

塞利格曼称这条可怜的狗获得了“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其实,人的心理同这条狗类似。很多时候,我们稍微一努力就能改善自己的环境,但是由于习得性无助,我们放弃了努力。严重的习得性无助获得者甚至会患上抑郁症。

我们这个社会的特权统治阶层,早就有意无意的利用了习得性无助来驯服人们。

宗教/极权国家的统治者总是说,社会的发展是由上帝或者“客观规律”决定的,我们不可以“任意”改变这个社会“命运”。当然,统治者一定声称自己是上帝/客观规律的代言人和解释者(类似三个代表之类)。如果你敢挑战现有上帝/客观规律,就一定会面临代言人的惩罚。

习得性无助还会“遗传”给后代。从婴幼儿起,我们的祖辈、 父母、老师,已经获得了习得性无助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你无法改变这个社会——尽管统治者的言论并没有逻辑,一方面要求人们诚实,一方面却在媒体上公然撒谎;一方面要求人们奉献给集体国家,一方面他们却干着损人利己的勾当……

当你听到“你能改变社会吗?”“你说的这些有用吗?”“社会就是这样的,改不了”……等等言辞时,你该知道,此人患上了“习得性无助症”。

当然,也许说这些话的人并不是真的认为人不能改变社会,而只是表达“目前,我们改变不了”的一种悲观情绪。

作者  | 2015-6-15 20:02:52 | 阅读(1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想要的总是比实际需要的多

2015-6-6 10:02:14 阅读60 评论0 62015/06 June6

没有安全感的人总是隐藏自己,包裹自己,害怕爱上别人也怀疑别人对自己的爱。

因为害怕受伤害,所以她不愿意付出自己的爱,自然也就难以得到别人的爱。因而,没有安全感的人经常很长时间没有爱情。

当然,总有幸运的时刻到来,爱情发生了,她遇到了爱她她也爱的人。不过,在非理性的激情罗曼蒂克过后,怀疑重新笼罩。

因害怕被遗弃,有两种策略自然而然被应用了。

第一种策略,我把它称为“积极策略”。她不停的向对方索要,以证实对方对自己的爱是坚若磐石的。这种索要总是比她实际需要的更多。

第二种策略,我把它称为“消极策略”。在对方伤害自己之前先伤害对方。用王家卫或者古龙的话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被拒绝,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拒绝别人”。

在第一种策略情况下,对方或者在她的无理索要中疲惫不堪而停止“供给”,这自然会加强对“对方不爱自己”的怀疑,于是自己更加无休止的索要。

在第二种策略下,对方也会因被拒绝而认为她已经不爱自己而逐渐心灰意冷。互爱总是导致爱得更深,是良性循环,而互斥总是导致越来越不爱。

更为悲剧的是,大部分时候,她会交替使用这两种策略而不自知。结果是她忐忑不安、怀疑、害怕发生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这是一种自我预言的实现。

王家卫和古龙的作品里的爱情悲剧总是在重现这一过程。这也许两个相爱的人最终要分开的终极秘密。

深刻的不安全感来自由童年的经历。童年被遗弃,被忽视,缺少爱会造成对爱的习得性无助——既然在最亲近的人那里都不能得到爱,况乎陌生人。当成年后的一次次爱情破灭后,更加自暴自弃。这种习得性无助也许会伴随终生。

作者  | 2015-6-6 10:02:14 | 阅读(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目前的中国大陆电影人中,我最喜欢的两个电影导演,一个是贾樟柯,另外一个是姜文。

在我看来,贾樟柯是个“社会学导演”,因为他的电影里总会提出一些社会学关注的核心问题。《小武》是我看的第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曾经让我萌生自己拍电影的念头。

如果说贾樟柯之前的电影的社会学指向相对隐晦,那么《天注定》则开诚布公的谈中国的现实社会问题:官商勾结、强夺豪取,一般民众的忍让麻木怯弱、底层的暴力选择——杀人或者自杀。

非常希望这篇文章的读者能够买票到电影院看这个电影,不过目前在中国似乎已经没有了这个可能性。电影被相关部分禁止在中国公映,虽然它在国际上获了几个大奖为中国人“争了光”。

《天注定》的四个故事的原型为四个真实的暴力故事——都以暴力为结局。导演贾樟柯本人是一个文静瘦小的小生,下面这个人是他(他在电影里也扮演了一个一分钟角色)。

很多评论认为贾樟柯认可民众对不公的暴力解决方案,这些评论肯定是误读了贾樟柯。贾樟柯肯定不认同这四个主人公中的任何一位的个人选择,贾樟柯在电影里所做的只是描述和解释个人与社会共同铸就的这个四个悲剧的必然性。

四个故事中,最喜欢第一个故事:姜武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对社会事件的必然性阐释的最深刻。

中国经济的发展过程就是政府放开市场控制,国企私有化的过程。对比世界其他地区,以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来看,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没有大问题。虽然有些有关系的人受益更多,但不能否认绝大多数中国人在中国经济的市场转型中都受益匪浅。这个背景是《天注定》四个故事发生的社会背景。

作者  | 2015-6-1 14:29:31 | 阅读(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美国强盛的根本原因——去美国旅游前必读

2015-5-12 10:16:03 阅读59 评论0 122015/05 May12

旅行前月度了解当地文化历史能大大提高旅行的品味和深度。这篇文章有点深度,却非常流畅,不妨细细读来。

在全球二百个国家中,在人类二千年历史上,美国的国土、人口、资源,这三项都不是全球第一,但为什麽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成为自由世界的旗手?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们常说的“美国例外论”(exceptionalism),或者说是“独特性”。这个“独特性”在于,美国比地球上任何国家都“更加自由”,“更加个人主义”。

自由(freedom)、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是美国独特性的两个主要价值,是促成美国强盛的根本原因。把它放在近代人类历史的宏观背景下,更能看出美国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有三个“幸运”∶

第一个幸运是,“美国没有受到欧洲旧制度的毒害”。

在近代的政治变革中,有两场革命,对人类进步意义最大。一场是英国的光荣革命,实行了君主立宪,限制了君王权力。另一场是美国的独立战争,结束了殖民统治,建立了以“个人自由和权利”为根本价值的伟大美国。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在北京大学演讲时甚至这样评价∶当代最伟大的事,是美国的崛起!

为什麽光荣革命能在英国成功,而法国大革命却带来血腥和断头台?历史学家早就指出,当年英国在欧洲也是独一无二的,她没有其他欧洲国家那样的农民阶级、森严等级的国教、集权强势的君主制等;而是具有更多的个人主义色彩。光荣革命,本质上就是一场扩大个人权利的革命。

而随后发生的美国革命(独立战争),虽然是从英国独立出来,但是美国的建国先贤们,恰恰

作者  | 2015-5-12 10:16:03 | 阅读(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漫长的告别》之慢车旅行(1)

2015-4-29 21:48:18 阅读97 评论0 292015/04 Apr29

有人说过,所有的艺术都源自于忧伤。我不知道这句话对其他人是否合适,对我来说,却是千真万确的。

逃离忧伤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人皈依宗教、信仰某种知足常乐的快乐哲学。而我已不再相信某种信仰、哲学能杀死忧伤。我宁愿相信,忧伤是生活的常态。来了就面对它们,甚至享受它们。享受它们的一个方式就是旅行。

前几天在延庆香屯村的一位老画家的石头房子里睡了两个晚上,听他讲了两晚上故事。 在52岁时,公司破产、负债累累、妻子与他离婚,他一无所有,卷起铺盖回到了小时候他爸带他生活的地方,支起帐篷,在森林峡谷中,亲自动手开始建造了一个石头庄园。一晃已过10年。

在52岁时,我是否仍有这种勇气?

这种勇气源于何处?也许源于对改变自己,改变世界的执着,也许源强烈的爱或者恨,让所爱的人欢喜,让所憎恨的人更加憎恨。

2015年清明节,6437次慢车下午5点多从北京西站开动。很多人乘这趟回家扫墓,而我的目的地是河北易县紫荆关。

易县就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刺客荆轲和高渐离告别的那个地方。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火车,铁轨。很多人视为平常的东西,在我看来,却有浪漫的感觉。

慢车的停靠站都是乡村小站。

我远远算不上一个浪漫的人,但看到这样的小站,我也会不自主的回忆起曾经和父亲一起坐慢车经过的小站,那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准确来说,是在1987年——这篇文章的读者应该还没出生的年份。

到达紫荆关镇已经晚上10点,找到一个脏兮兮的旅馆安顿下来,已是晚上11点。第二天早上起来,逛镇上的集市。

作者  | 2015-4-29 21:48:18 | 阅读(9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探访最美民居】睡在韩大姐家

2015-4-16 9:32:42 阅读82 评论0 162015/04 Apr16

此为上次探访最美民居《行走在爨底下村》的第二篇。

石头围墙进去右转就是韩姐的家,名叫爨宝客栈。村子里每户都接待客人住宿,虽然一年中大部分家庭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游客入住,但每户的门口依然挂了一个刻着客栈名字的牌匾。

麻利健谈的韩姐

韩姐,1961年生,属于韩姓巨子辈,是爨底下村韩姓十二代传人。

“你看我老不老?”韩姐笑着问我,习惯性的理了理头发。

“不老。”我回。

“我的辈份是村里最大的,按辈分称呼,村里大多数人都要叫我老奶奶,老老奶奶。”韩姐哈哈笑了起来。

京西古道旁的古老客栈

韩姐家的门,注意第一张照片右边墙上那个长方形的槽洞。

韩姐说,现在这座宅院自古以来就是客栈。因为出门就是鼎鼎大名通往河北、山西、内蒙的京西古道,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一直以来就做客栈。宅子主人以前是个财主,大户人家,大宅院里有主房,偏房,耳房,以前还有绣房、骡马房等等……土改后,房子被分给了几户人家。

韩姐的父亲是老革命军人,15岁当兵去了延安,后来打仗失去了左臂。在文革时代,受到了批斗,03年去世。母亲现在82岁了,身体很健朗,还不怎么需要人照顾,自己会做饭。韩姐六个兄弟姐妹,弟弟是本村的村长。

帐房先生住的偏房。我们晚上就睡在这间房子里。

我们睡的床。

晚上,贴着白色宣纸古老的窗。

《one night in Beijing》唱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21世纪的人睡在18世纪的房子里。

1942年日军“扫荡”抗日游击队,烧毁爨底下村房屋228间

作者  | 2015-4-16 9:32:42 | 阅读(8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